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衣服大多是黑,蓝,军绿三个颜色,少有色彩鲜艳的。秦娇将三楼逛了一圈,嫌弃成衣样式丑,只买下了白色和红格子的细棉布各一块,最后又要了一块枣红色灯笼布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进去坐坐?”走到秦家住的大院外,秦昭问着俩人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还有点事。”卫东想了想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鹏子你那?”秦昭点点头,又问着徐鹏。

    徐鹏挠挠头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我去,好久没吃王姨做的酱肘子,可想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徐鹏嘴里的王姨,名叫王春花,就是秦娇家里对外说的,她妈的远房亲戚,因为丈夫和村里一个寡妇搞到一起被人给举报了,被判了三十年牢刑,家里孩子多,实在没办法,求到了宋玉娥头上。本来宋玉娥怕有麻烦,不愿意让她帮忙,但她又实在可怜,最后还是她大嫂给想了这么个名头。平日里就帮忙做菜和打扫卫生。

    至于徐鹏说的酱肘子,是王春花的拿手好菜。徐鹏从小和秦昭玩得好,经常在秦家蹭饭,最喜欢王春花这道酱肘子。

    看着徐鹏那嘴馋样,看得秦昭直想抽他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回去,等明天我去找你。”秦昭冲着卫东道。

    “嗯,走了。”卫东摆手跟仨人说再见。

    “走了,不是要吃肘子吗?”秦昭撇撇徐鹏。

    “哎,赶紧的,赶紧的,我都饿了。”徐鹏一脸猴急的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噗”秦娇要被他逗死了。这人真是太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娇娇,你,你笑起来真好看。”徐鹏愣愣的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”太逗了。秦娇要笑死了。

    秦昭黑着脸看着徐鹏,不明白这呆子有那里能让娇娇另眼相看了。

    没错!的确是另眼相待。要知道娇娇自从失忆后,就很少像这样开朗了。

    “真傻。”秦昭悠悠的说道。他可不承认他是嫉妒这大傻子!

    “就是好看啊…”徐鹏嘀嘀咕咕,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王姨,我要吃你做的酱肘子,王姨,你在不?”还没进门,徐鹏就冲着立面直喊。

    “哎~鹏鹏来啦,要在这吃晚饭那,行,王姨给你做酱肘子。”王春花从厨房里迎出来,笑眯眯冲着徐鹏说。

    “对,今晚我在这吃,好久没吃您做的饭,我都饿瘦了,您看看是不是饿瘦了?”徐鹏边说还边转了一圈给王春花看。

    “喜欢吃就好,我这就买肘子去。”王春花又冲秦昭点点头,问秦娇“娇娇今天怎么样,买着喜欢的吗?”说着这个,王春花一想到秦老太太塞给秦娇的票和钱,她可是瞅见了,那一叠,至少两百块呢!乡下农村人累死累活挣一年公分,一家子也少有能挣这么多的,可人家顺手就给一小姑娘了,真是造孽咯。

    其实王春花哪里不知道这和他们不一样呢!也知道,人这样的干部家庭根本不在乎这些,但她就是觉得不顺眼,她不喜欢秦娇。

    不,应该是秦娇这小姑娘不喜欢她!

    她在这也做了五六年活计了,亲眼看着秦娇从一个十岁的小姑娘到了如今的十五岁孩子。可不管她怎么讨好照顾她,她就是不跟她亲近。以前明里暗里好多次嘲讽她,如今失忆了,倒是不说什么了,但就那么冷凌凌的瞧着她,好像都把她心里想的都给看透了。让她直瘆的慌。

    果然,她就又那么瞧了她一眼,只答了个“嗯”。

    王春花没上过学,也不知道为啥摔了那么一下就啥都忘记了。她只听说过磕着脑袋会把人摔傻的,没听说过还有人啥都忘了,就连性子都变了的。

    王春花有时候想起来,自己偷偷想过,别不是被鬼上身了。不过,王春花是不敢对人说这些的,现在外面闹得厉害,说出来她可就变成“封建迷信”,“社会主义毒瘤”,可是要被“革命”的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王春花真相了。‘秦娇’可不就是来自异世的‘鬼’嘛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王春花是真怕了秦娇。就像现在,秦娇刚说完 ,王春花就立马出门了。

    “我回房间了。”秦娇自是不会在乎一个外人的想法,相反对于王春花怕她的行为,秦娇是颇为满意的。

    看着秦娇进了房间,徐鹏立马窜到秦昭旁边坐下,用胳膊肘戳了秦昭两下。

    “你妹现在怎么和以前一点也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刚开始听我妈说的时候,我还以为你妹故意装的呢。”

 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