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让她来这里做什么?

    顾朝颜的心里刚刚有疑问。

    这头怀兰便开始解释的说道:“天帝沐浴的时候,不喜欢有太多的人在跟前服侍,之前服侍的人因为服侍的不好,已经被扯了,这往后,便由你来服侍天帝沐浴了。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顾朝颜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她?

    她负责服侍天帝沐浴...

    这叫个什么事情啊。

    早知道,还是不该来接这个差事的。

    服侍别的,她还能勉强胜任,现在要服侍沐浴,这事情她怎么做的来啊,也没有做过不是。

    顾朝颜正想着能不能拒绝。

    怀兰已经出去了。

    哎...

    还没有教她该怎么做呢?

    怎么就走了?

    顾朝颜总觉得好像有那里不对。

    就比如说,以前要做什么,可是要把她教的清清楚楚的先,现在倒是好了,什么都没有教,就这么撒手给她了?

    顾朝颜还没有来得及窘迫。

    天帝便过来了。

    天帝长的很高大。

    脸上带着银色的面具,且不管他是什么表情,既然看不到脸,在顾朝颜这里,一律是按没有表情处理。

    三步两步的,就走到了顾朝颜的跟前。

    然后他便站在那里,不动了。

    这....

    顾朝颜更窘迫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他站在这里做什么?

    他不是要沐浴?

    也不怪顾朝颜不知道该如何,她自己一般是不让人服侍沐浴的,所以下意识的也不知道步骤是什么。

    天帝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更衣。”半晌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他是真相信顾朝颜这个人,是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提醒了。

    更衣?

    喔。

    顾朝颜领悟了,就垫着脚,七手八脚的给天帝脱起了衣服来。

    这衣衫,不是一般的繁杂,花了不少的时间,她才终于给脱下来。

    脱完之后,里头就剩亵衣了。

    顾朝颜停了手。

    若有所思的看着天帝。

    总不能亵衣还要她脱吧?

    脱下来,就能看到他的身体?

    这好像有点不对吧。

    半晌天帝还没有动,顾朝颜只能厚着脸皮,再继续脱下去了。

    撇开脸将亵衣脱了。

    只剩下亵裤了。

    顾朝颜又不再动手了。

    这位天帝还没有要走开的意思,这意思,亵裤她也要脱?

    这....

    顾朝颜的脸突然一下绯红。

    她似乎除了怀瑾,还没有其他人有这样的亲密过。

    这....

    如今,当了人家的侍女,还能不办差?

    顾朝颜只能厚着脸皮,逼着眼睛,蹲下来,将这位天帝的亵裤给扯了。

    然后就完全闭着眼睛不敢看了。

    面具下的天帝差点笑出了声,这个人,实在是太有趣了。

    害羞成这样,脸已经是完全红透了。

    前世,她可并不会如此的。

    她闭着眼睛,倒是完全瞧不见,这里头还穿着呢。

    当真光了,他也是害羞的。

    不再逗她,直接进去了浴池里。

    顾朝颜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总算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站在那里正在发呆呢。

    那头的天帝冷冷的飘来一句:“搓背。”

    搓背....

    顾朝颜叫苦不跌。

    好吧好吧...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啊!

    真是....

    拿着布巾便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...怎么搓?她也要下去浴池不成?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